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那、一丝疼爱ん

无信仰,不远航...

 
 
 

日志

 
 

一个爱逢年过节打大仗的解放军悍将  

2010-03-04 16:44: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爱逢年过节打大仗的解放军悍将 - 那、一丝疼爱ん - 那、一丝疼爱ん

  聂凤智

  27军军长聂凤智是我军有名的悍将。他打仗,据说有三个特点,一个是忒重视侦察,电影《渡江侦察记》拍的就是他的手下的故事;一个是忒快,打仗速战速决,极其神速;还一个就是善于出奇兵,他不仅在战法上、突破口等方面常常出敌不意,在作战时间上也善于出奇兵,最爱逢年过节去出兵,27军将士对此深有感触,说:“越是好日子,聂军长就越可能打仗。我们的敌人好多都是在逢年过节时丢城丢命的!”
此话并不假。解放军的悍将、强将不少,但像聂凤智一到逢年过节就爱去打仗,倒是很少。聂凤智逢年过节就爱打仗,成为解放军将领中的战法一绝。抗战时期,他在山东时有好几个大仗都是逢年过节时打出的。
在胶东,有个出名的大汉奸,叫赵保原,他也是聂凤智的死对头。
赵保原本来是山东蓬莱县芦洋大赵家村的小混混,跑到东北后,混进了东北军;九一八事变后,27岁的他又投靠伪满当汉奸。七七事变后,他于1938年率部以满洲国派遣军李支队(旅)的番号,随鬼子入关,盘踞山东胶县一带。不久又“反正”,在胶东一站住脚后,他就开始制造xx摩擦,并与驻青岛日军秘密勾结,1942年3次配合日军向胶东根据地大举进犯,烧、杀、抢、掠,惨无人道,在其统治区内,强制推行保甲制度,组织“抗八小组”,征调民工,修筑据点,大肆捕捉壮丁,苛捐杂税名目繁多,百姓被逼得家破人亡,成群结队逃往根据地,1944年,海阳、莱阳80万联名上书山东军区司令员罗荣桓,强烈要求兴师“讨伐通敌叛国的大汉奸”赵保原。1945年2月,胶东军区决定对赵保原实行“斩除性”决战。
2月11日拂晓,胶东部队向赵保原盘踞在莱阳万第的老巢发起了猛攻。13团团长聂凤智率部为决战主力团,与友邻部队16团、炮兵营、特务营及民兵投入了这一场决战。
这天正好是农历除夕,老乡们顾不上过年,农救会、妇救会,青救会等抗日团体发动了5万多群众,挑着担子,牵着牲口,推着独轮车,抬着担架,组成浩浩荡荡的支前大军,赶来助战。战斗一打响,赵保原正在和手下铁杆汉奸一起推杯换盏,大吃大喝,包着饺子过大年呢!突然几个手下脸色发白,跑来报告:“八路开战了!”
结果,赵保原饺子没吃成,仓促间提着驳壳枪赶到村口应战。
原来,13团9连负责进攻外围碉堡,由于缺乏经验,在接敌运动中,战士碰响了鹿砦上的铃铛,惊动了敌人,9连以及友邻部队不得不提前2个小时发起攻击。万第处在一片火海之中。炮火冲天,硝烟弥漫,杀声震天。13团突击部队接连打退敌人8次反扑。这次战斗,由于组织得不够严密,结果造成了被动局面,第二天拂晓前不得不暂停下来。这时左村的敌第3团10个连及第25团1个营分别由左村、乔家泊向万第增援,但遭兄弟部队截击,增援未能得逞。这一次决战,打得非常激烈,每个地方都是反复拼杀争斗,第二天,13团重新调整了战斗部署,于黄昏再次发起总攻,不到1小时,就占领了前万第多处围寨碉堡,并向纵深发展。经过4小时激战,全歼前万第守敌5个营及第北区专署,赵保原被迫从后万第仓皇逃窜。随后,各个部队乘胜追击,先后拿下西万第和左村,这场战斗一直到初七才结束,不仅拔除了万第赵保原的老巢据点,而且还解放了海阳、莱阳大片地区。
战后,海、莱人民欢欣鼓舞,纷纷宰猪杀羊,慰劳人民子弟兵,个个喜气洋洋,说:“赶走赵保原,新的一年气象新。”13团的战士们则说:“都说过年要热热闹闹,我们大年三十就打仗,5万老乡来助战,真是过了个热闹年呀!赶走赵大汉奸,来了个开门红,又过了个欢乐年呀!”
事后,侥幸逃得一命的赵大汉奸说:“没想到八路这么缺德,大年三十搞决战!”
聂凤智闻讯,说:“兵法曰:奇者,出敌不意也。就是要打他个措手不及!”
1945年春夏,由于南海军分区战斗频繁,无力顾及烟台、青岛公路以东的新解放区,胶东军区决定组建中海军分区,13团团长聂凤智调任中海军分区司令员。5月1日,多智善谋的聂凤智去上任,结果,他在军分区成立之夜就演绎了一场出奇兵的故事。
5月1日是五一劳动节,当晚,中海军分区召开成立庆祝大会。五一节前,中海的6个营陆续集结于五龙河东姜疃一带。在会上,聂凤智司令员和刘中华政委都讲了话,他们主要是讲形势和任务,另外,就是强调各营来自“三团四海”,要互相学习,还要军民团结,共同建设新中海。最后,聂司令说:“大鬼子、二鬼子,我们都不怕,我们一定要为建设中海新区而团结战斗!”
台下哗哗掌声一片。
聂凤智说完,宣布:
“为了庆祝军分区的成立,胶东文协派来了京剧团,下面演出马少波的新编历史剧《闯王进京》!”
众人又拍手欢呼起来。
由于早有演出消息公布,附近村庄的老乡,也赶来看戏,四周围满了人群。一出《闯王进京》演得精彩,观众也看得津津有味,喝彩声不断,好些“二愣子”鼓掌“鼓”得手心都是又红又紫的。这场《闯王进京》演出无疑是非常成功的!
约10时半,演出突然中断。聂司令一声令下:“部队立即集合出发!”
随即,中海第1、2营在他的率领下急行军直奔水沟头,一支利剑向着烟(台)青(岛)路上的一大重镇飞去。
水沟头是烟青路上的一个重镇。讨赵战役前,因为盘踞在万第的赵保原在这一带“掌控”着,鬼子没在这里建据点碉堡。当赵大汉奸被大年三十一战打跑后,这一带便成了解放区,这下鬼子慌了,决定在莱阳城和孙受据点之间的水沟头,“增建”据点,“堵住”这个缺口。聂凤智上任之时,水沟头据点尚未完工,因此他决定“抢”在据点还没修好前,“拔”掉这颗“钉子”。但是,谁也没想到他会在军分区成立当晚就奔袭水沟头!
几个小时的急奔之后,下半夜战斗就打响了,进展非常顺利。前来“监修”据点的鬼子,前一天傍晚已撤回莱阳城“休息”去了,只留下一部分二鬼子伪军在守护工事,枪一响,伪军撒腿就四散逃跑,战士们首战只抓了几十个浑身哆嗦的俘虏。随后,聂凤智一声令下:
“把工事捣毁!”
战士们推的推,挖的挖,三下五除二,就把鬼子和伪军已筑成的工事碉堡全摧毁了,然后,战士们在聂司令的率领下安然返回。
谁知他们离开水沟头不久,就得到消息:莱阳城的日伪军也乘军分区成立之机前来偷袭,结果扑了个空。
原来,莱阳的鬼子听说中海成立军分区,哪里睡得着?中队长派了几拨人马才探听军分区成立大会的日期、地点,然后说:“来他个急奔偷袭,给八路个下马威!”五一当夜偷袭,他们还采取了个战术:“夜间行动、拂晓袭击”。他们却万万没有想到聂凤智却“算定”了军分区成立,必是鬼子心头大患!必定会来“捣蛋”,也早就派了侦察兵进城侦察,摸准情况后,来了个“一手硬一手软”,自己带兵奔袭水沟头,刘政委等人在戏散后组织当地群众立即疏散。结果,大队鬼子气势汹汹地“猛扑”过来时,姜疃一带已是坚壁清野,杳无一人,连个狗吠都没有。鬼子马衔枚,枪上膛,刀出鞘,扛着大炮,“潜越”好几座高山,跑了一夜,累了个半死,却扑了个大空。
事后,战士们得知这一情况,啧啧地说:
“没想到聂司令在军分区庆祝大会之夜会出奇兵,并且,还有‘双重用意’!”
人人赞叹不已。老百姓更是说:“聂司令真是会打仗,料事如神,我们看了大戏,还打胜仗!”
1946年年底,山东军区5师15团驻扎在山东平度县的蓼兰,为了欢度日本投降后的第一个春节,全团都在包饺子,准备除夕会餐。大年三十从中午开始,全团的驻地洋溢着欢声笑语,战士们和老百姓一起动手擀皮、剁馅,包饺子,一派喜气洋洋。团长官俊亭检查完布防情况,回到团部,也和战士们一起包起了饺子,谁知几个饺子才下锅,电话就来了。他快步进屋,拿起了话筒。
“老官吗?”
原来是聂凤智师长。他心中一喜,嗨!老领导大年三十就提前来拜年了啊!立即答道:
“是我,师长,新年好哇!来我们这儿过年吧,我们全团都包好了饺子!”
“嗬,谢谢你!”师长笑着应道。
“不用谢,我们应该感谢师长提早为我们拜年呀!”
谁知电话里老领导的口气却没了拜年的那么轻松了,严肃地说:“我不是给你们拜年的呀!看来你们的饺子是吃不成喽。”
“怎么,又有情况了?”
“顽8军不让我们过个好年!据可靠情报,在青岛的国民党第8军李弥部几个团就要开拔西犯,想打通胶济铁路,威胁我胶东根据地呀。他们要真刀真枪打内战了!现在最吃紧的是胶济线上的塔耳堡,那里只有西海分区的平南独立营200来人。形势紧迫,刻不容缓!现在我命令你团立即出发,连夜行军,前出至塔耳堡,死死守住,决不能让顽8军前进一步!”
“是,立即执行!”
官团长毫不犹豫地回答。但他转念一想,撇下这些刚刚下锅的美味,多可惜呀!战士们谁不想吃了饺子再走?!于是,又说道:
“不过,师长,我们包好的饺子怎么办,有的都下锅了呀!”
“老官,军情似火呀!来不及了,把饺子全留给老乡。告诉战士们,不要舍不得这顿饺子,打完这一仗,我保证给你们补上。”
“好,我们马上就走!”
就这样,15团的上上下下撇下锅里正翻滚着的大饺子,咽着口水,迅疾集结出动了。在急行军路上,一些战士还心疼那锅饺子,气呼呼地说:“顽8军不让我们吃饺子,我们就包他们的饺子!”因为“带着气”,尽管朔风凛冽,战士们不到6个钟头,就跑完了蓼兰到塔耳堡有80多里路,午夜时分,抵达塔耳堡,与平南独立营会合了,及时在塔耳堡为顽8军进犯砸下了一个铁闸门。
塔耳堡只有百户人家,是胶济线东段的一个小站,周围地势平坦,站东北一座不大的小山包是全镇唯一的制高点,除此无险可守,打阻击很不容易。官团长把最强的1个营部署在山包上,2营、3营和平南独立营在铁路西南侧沿塔耳堡至朱扬村一线展开。一安顿好,战士们不顾行军疲劳,立即构筑工事。就在大筑工事中,不觉已是晨曦微露,新的一年开始了。
谁知大年三十的饺子没吃,急急赶到塔耳堡,到了这里,筑了工事后,却一连两天,平静无事。于是战士们意见可大了,连司令部的参谋们都沉不住气了。但就一个人不慌也不乱,他就是官俊亭。因为,在他心目中师长一向多谋善断,不会轻易下决心的,“安排”了就一定有戏。
到了第3天,天刚破晓,师部派人传达命令,要官团长立即赶去师部,并派了两个便衣侦察员来接送。谁知他们策马才走出大约10多里远,身后突然响起激烈的炮击声。官团长说:
“聂师长真是料事如神,前沿阵地打响了。”
结果,他来不及请示,匆匆地向两名侦察员交代了两句,立即返身赶回团部指挥作战。
当他赶到团部,战斗已打得很激烈。
原来天亮时分,就在官团长离开不久,1营阵地前来了3个身穿便衣的人。领头的一个老远就喊:“我是8军的副官,要见八路长官。”战士们把他带到了营指挥所。见了“八路长官”,这家伙非常傲慢,开口就说:“你们立即让开路,我们要过去!”
“凭什么要我们让路?你们这些顽固派,8年抗战,你们不仅不打鬼子,还竟与我们闹摩擦。小日本投降了,他们就来抢胜利果实!”教导员气愤地说。
“我们有4个团的兵力,如要抵抗,必败无疑!”
他如此狂妄,却没想到撞上的1营是15团的“老虎营”,坐在旁边的营长周长林不仅会打仗,而且脾气也是火暴的出名,平时他仗着会打仗,眼中除了团长、师长就没什么别的人,因此也多次挨团长的“批”。这位顽8军副官狂妄的几句话当下就惹得他怒不可遏,“啪!”就是狠狠一记耳光,然后,他喝令他:
“滚回去!”
副官没想到撞上个“愣头青”,捂着脸就跑,远远还传来周营长的吼声:“你们休想从这儿迈过去一步。”
赶走顽8军副官后,周长林刚用电话向团部报告完毕,战斗就打响了。顽8军的战防炮、山炮、野炮,重迫击炮像雨点般地打过来,1营阵地上一片火海。接着,全副美式装备的敌军像潮水般地压了过来。1营是在8年抗战中打出了威风的老部队,像钢钉一样牢牢地钉在阵地上,顶住了敌人的进攻,用劣势的装备一次又一次地把敌人打退。教导员牺牲,营长也挂了花。但官兵越打越勇;从清晨打到午后,敌人除了在阵地前留下大量尸体,始终未能拿下这个制高点。
官俊亭边指挥战斗,边派通信员向师部报告战况。因为15团孤军在外,离大部队至少有一天一夜的路程,援军一时难以赶到,为了应付战场上的复杂局面,他把大部兵力留着不动,以便作必要的机动。下午三四点钟,敌人的炮声稀少下来了,看样子他们在调整部署,是时候了。他命令2、3营出击,从右翼包抄。憋足了劲的战士们像猛虎下山,扑向敌人。平南独立营的战友们也主动出击,配合15团向敌人压过去,打得机智勇敢。这支突然出现的生力军,使敌军弄不清楚我们到底有多少兵力。敌人害怕了,停止了进攻,开始收缩,在八路军阵地东侧的村落构筑工事,伺机反扑。
形势是严峻的,一天的激烈战斗,15团伤亡很大,携带的弹药也不多了。而面对的则是蒋介石的嫡系部队,全副美械装备的4个团。明天如果敌人再发动进攻,形势很难预料。这时电话铃响了。是聂师长打来的。
“老官,情况如何?”
“师长,从清晨开始,我们顶住了敌人多次进攻,战士们打得很勇敢。不过我们也有伤亡,1营教导员阵亡了,弹药也快打光了。”
“哈哈,老官,你放心。不怕!”
“我们急需增援。”
“13团、14团已开始向你们那个方向运动,拂晓之前就可以到达。”
“太好了,师长!”听了这番话,官俊亭心里一热,“师长太及时了!派兵也没这么快呀?”
“这些我早就考虑到了,他们一天前就早出发了!”
冬夜,天寒地冻,敌军那边黑漆漆的一片沉寂。战士们也没怎么合眼,孤守待援的滋味可真不好受。鸡叫三遍,激动人心的消息在阵地传开来,聂师长带的大部队赶到了。官俊亭老远就看到师长的身影,迎上前去,结果一双手早被师长紧紧地握住了,来不及多说,师长问明了敌我双方的态势,立即部署部队。谁知顽8军也许是察觉了八路军的动向,害怕被“聚歼”,有气无力地开了几炮,灰溜溜地撤退了。
顽8军妄想西犯打通胶济线的图谋就这样被粉碎了。望着仓皇后撤的敌军,聂师长乐哈哈地说:“老官,你们打得好。我要兑现我的诺言,为你们包饺子,一是补过年,二为你们庆功。”
若干年后,他的老部下官俊亭与人谈起这次大年三十丢下刚下锅的饺子没吃去打仗,战后聂凤智又为他们“补”饺子的事,还说:“那一顿饺子的味道真美。后来,每当我吃年夜饺子时,都会回想起那顿不寻常的饺子,想起我们老师长聂凤智同志。”
而其他27军的战士则说:“聂军长打仗就是怪,过年过节,本来是喜庆的日子,往往就成了敌人丧日,难怪鬼子、汉奸骂他是克星呢!”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