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那、一丝疼爱ん

无信仰,不远航...

 
 
 

日志

 
 

晚清专权者慈禧心狠手辣变态心理的形成  

2010-03-07 08:53: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晚清专权者慈禧心狠手辣变态心理的形成 - 那、一丝疼爱ん - 那、一丝疼爱ん

  慈禧在清洗之后更加收回权力紧握手中,本来想要废立,让另一个小孩当大阿哥,无奈外国人明确反对,于是只好让光绪帝当影子皇帝。这是慈禧无可选择的选择,是一种权宜之计。
  从此把中国的改良、开放,同国际国内的改革潮流彻底拉开,在荒谬封闭式奴役制度的原有基础之上,建构成她的开放式奴役制度的慈禧帝国。
  这就是中国民众的命运悲剧。
  慈禧当政出于偶然。世上偶然之事正多。
  只因孝贞后无子,咸丰皇帝又极度陷于声色犬马,他长期住在圆明园,想方设法从民间购置女人。
  先是征选满女能汉语及能唱吴曲的。在桐荫深处发现那拉氏(慈禧)。慈禧的父亲曾经在广东、安徽做官,所以她懂得南方的习俗。选中后不久即生下载淳(后为同治皇帝)。
  不久咸丰帝又钟情别的女人,渐渐厌烦慈禧。
  咸丰帝大肆宣淫,而备受冷落的慈禧对其他得宠女人恨之入骨。
  而咸丰帝纵情声色,染上恶疾。
  慈禧寂寞无聊,乃练习绘画,很有成绩,后来听政,竟以其绘画当高级礼品赐给大臣。她的兰竹画得很好,草书也写得不错,这些都得益于失宠期间的修炼。蚌病成珠的文艺规律,在她这里竟也一样起作用。
  并不是她对自己的后半生胸有成竹,一意打算后来的弄权。其实在失宠期间,她的心情黯淡已极。曾对左右心腹说,她的后半生就靠画画打发生涯了。
  但她的天性是不甘寂寞。有一个不得宠幸的小女人,穷居无聊,顺道坐在一个内侍的屋子里,被她发现,立马命人抓捕,将这女郎和内侍面对面绑在一起。二人本不认识,此时自然极口呼冤。慈禧不管不顾,将那女郎拳打脚踢,羞辱万状,仍不遂意,又将她绑在柱子上肆意侮辱。最后用灌水的手段将其残杀。
  其变态心理一至于此。
  后来咸丰帝得知慈禧的烂事儿,更对其讨厌到极点,干脆不和她往来。到了英法联军进攻北京,逃到热河。他前脚走,慈禧后脚跟去。咸丰帝病重,乃由她主内政。
  咸丰帝死前,对其变态心理大有防备,曾召孝贞后说,那拉氏绝不可信,如遇大事,由你决断。“彼果安分无过,自当始终曲全恩礼。若其失行彰著,汝即可召集廷臣,将朕此旨宣示:立即赐死,以杜后患”(许指严《十叶野闻》)。
  但是孝贞后为人柔弱,完全不具备制约慈禧的手腕。
  慈禧想要垂帘听政时,肃顺还敢和她作对,起到一定的监察作用。肃顺一死,慈禧就更加嚣张了。
  同治帝不到二十岁就死了,他从小就喜欢冶游嬉戏,稍长热衷吃花酒。他死前头发脱落,实因梅毒病至晚期。
  同治帝死了,清廷措手不及,乃由慈禧下手诏迎载湉入宫继位,这时载湉还是一个小孩,入宫时还在轿子中酣睡。
  慈禧开始为修复圆明园囤积资金,贿赂之门大开,二十年前后得两亿多。当时清廷编练海军正起劲,她想,海军何以需此巨款,不如移作建园之用。又有内臣献计说是圆明园太远且荒芜,不如环绕昆明湖建颐和之园。结果修建颐和园的费用,比预算的修复圆明园的更为巨大。1900年庚子之变时,园中大量金银财宝,为日军掠夺一空,以巨船运回彼国。
  到了热河之变,咸丰帝死后,那拉氏母以子贵,和她的侄子荣禄等人设计,诛杀肃顺、端华,排除异己,而成垂帘之局。孝贞后虽然地位尊崇在慈禧之上,但无实权。只有感叹忧伤而已。
  慈安衣饰简朴,一如寒素,事事退让;慈禧则奢糜成性,且喜着戏装,太监安德海乘机攫取巨利,怂恿慈禧搭建戏园,广征南北名伶。
  本来慈安等人欲立恭亲王之子来继同治留下的空位,但慈禧瞩意他的侄子,醇亲王之子载湉,即光绪帝。光绪帝既立,慈禧权力达到顶峰。
  这时她已窥见并掌握慈安的柔懦,更加的得寸进尺。因处理安德海事,她采用离间手段,将恭亲王从慈安心腹收到自己门下。
  光绪六年东陵致祭,慈禧不顾礼仪,跑到前面和慈安并驾。慈安斥之,以为咸丰帝在世时,彼本不过一嫔妃,乃在寝陵之地,稠人广众之前,厉声争执起来。
  光绪七年,慈安辇过某殿,慈禧手下的总管太监李莲英正在玩猎鹰,对慈安过来,根本置若罔闻。慈安大怒,禁不住说:“二百年祖训安在?竟败于竖子之手……”
  慈安找慈禧理论,慈禧竟扭头不顾,意甚轻蔑。
  慈禧成天和戏子谈天、宴乐,或则称病不视朝,慈安忍让大度,有事乃屈尊前往慈禧住处就商。某一天去得很早,慈禧猝不及防,“侍御皆出不意,慈安亦摇手禁勿声。将履寝室,帘幕沉沉,似闻气息如乳腥。既入,慈禧横卧榻上,一男子似伶人服装者,为之抚肤捶腰,意甚狎亵。慈安本不易怒,至是不觉义愤填膺……”(《十叶野闻》)慈禧被抓了现场,当下俯地叩首,痛哭流涕,表示痛改前非。慈安当下将伶人赐死。此事是这个被赐死的金姓伶人的后代泄露。
  慈安以为此事她不处理慈禧,慈禧当感恩戴德;而慈禧杀机已沸,只佯装平静。慈安本喜小食点心,慈禧窥之在心,乃托言民间贡献精美食品,求太后品尝。方食毕,恰值召见军机之期,遂出坐朝,觐见者为恭亲王奕、大学士左宗棠、尚书王文韶、协办大学士李鸿藻等,这一班人都看见慈安太后面色有异。下午4时,即传太后崩,诸大臣惊骇不已。诸臣到了慈安宫,但见慈禧端坐,假意说,东太后本来没啥毛病,平时身体不错,何以突然暴变?没人敢接她的话。
  同治帝留下的嫔妃有懿贵妃者,貌美有风姿,在慈禧宫中帮忙。因而和慈禧的侄儿心腹荣禄熟悉。荣禄为人佻巧,得慈禧信任总管内务府。经常和懿贵妃商量疑难事,竟至勾搭成奸,被慈禧的远房侄女七格格窥及私通现场,报之慈禧。慈禧立召二人前来,问说怎么办,刑法将跻身。二人觳觫战栗,慈禧暗示她将庇护,但慈安将要对其不利,于是荣禄更为死心塌地忠于慈禧。此事为翁同龢奏劾请明正典刑。懿贵妃羞愤自尽,荣禄投置闲散达七年之久。慈安辞世,荣禄再起。
  暗杀慈安,恐人疑己,慈禧又伪造慈安遗诏,惟妙惟肖地模仿慈安的口吻,把话扯远,巧妙撇清。
  慈禧一介女流,颠倒人际关系,城府深不可测。许指严先生说:“慈禧操纵大臣,善用其门户水火,两相仇隙,得于其间实施作用,其最著者即离间孙毓汶与翁同龢。”
  慈禧对大员,尤其是身边的近臣,往往先放纵其干坏事,将其把柄捏在手中,加以威胁,旨在从精神上打垮,让其感到绝望,然后再予以宽大营救,此时大员只有感恩戴德,为其前驱。利用人性的弱点把人玩于掌股之间,慈禧的这套魔术手法可谓玩得炉火纯青。
  慈禧的毒药,就是她杀人武器的一种,品种既多,用法也怪,跟她的残忍性息息相关。对于她的敌人,她必然是睚眦必报,宫人侍者,凡有失宠者,也多受其荼毒。
  宫内储蓄多种毒药,毒性渗透方式不一。有的是长效的,服下后数年才死,有的是口唇触之即亡,而且毫无伤痕。就是鸩毒砒霜,跟这些毒药比起来也算小儿科。
  有一个刘太监,得宠在李莲英之前,后来李莲英百般乖巧,大施谄媚,将刘太监的势力打掉,而他自己鸠占鹊巢,狐媚于慈禧之前。他又设计将刘太监置于慈禧对立面,慈禧便要将其杀戮。刘氏战栗,求获全尸。慈禧冷笑,命其入屋,招呼众侍女前来,说是将有一出活剧,百年难见,让众人看好。但见她娴熟打开玻璃柜,揭开包裹,检视良久,取一小瓶,高仅寸许,倾药粉入酒中,令人持与刘太监饮。刘氏得药谢恩服下,即安卧榻上。慈禧这时说,你们要细致观察,西洋最新奇技,也没有如此巧妙的。过了一会儿,众人奉命入内观看,却发现屋中空无一人,刘氏已不知到哪里去了。侍者吓得大哭。忽然一女子在榻上一角发现一小人,缩小如初生婴儿,只有一尺来长,已经僵硬,但无遇毒状。这些人吓得抖索不止,也有因此致病终生残疾者。慈禧看到她们的恐惧,狂笑不已。许指严先生在《十叶野闻》中深有感慨,他说:“甚哉!慈禧其残忍乃过于吕雉、武曌者。”
  慈禧所宠溺的李莲英,本是直隶河间府的社会无赖,自小在江湖浪荡,干些偷鸡摸狗、投机倒把的勾当。因与内监沈兰玉相识,得以梳头手艺为慈禧看中而入宫,孝贞后去世,慈禧肆无忌惮,李莲英由梳头房晋为总管,权倾朝野,营私纳贿,无恶不作。就是张荫桓这样的大员也要在他面前低头。
  当其四十寿辰的时候,慈禧赐给他的珍品、蟒缎、福寿字等,竟和大员同等规格。“内自军机,外自督抚,无不有庆祝之礼。赃私之积,以千万计。孝钦后殂后,摄政王载沣,亦涎其蓄,而思所以攫之,不意又为隆裕后所庇,卒不能遂。迨其病卒,饰终之典,等于元勋。罪浮于安德海,而结果大异,亦有幸有不幸尔”(《奴才小史》)。
  慈禧榻上乱天下的生涯,是她冷酷而兼放纵的生命的一个重要环节。
  在社会关系所允许的范围内,人的情欲和*对社会历史的影响可谓巨大。重要的社会关系,对处于社会峰端的铁腕人物的影响往往至巨至深。古代政闱中,君王因私人情欲的原因、荒淫败道而直接导致国家衰亡,或因专宠后妃造成后宫干政,陷整个王朝于混乱中,此类实例不胜枚举。
  需要指出的是,慈禧对自己的私生活的态度是极端虚伪的。一方面,她在性关系方面极端放纵,肆无忌惮;另一方面,她又要欺世盗名,维持她至高无上的光辉形象。
  1894年2月,慈禧六十岁生日,将海军军费移为三海工程,以及用海军军费修建颐和园。一个月后,驻英大臣薛福成与英国签订通商条款。李鸿章校阅海军旅顺、大连、威海诸要塞,回到天津向人夸耀海军之盛。
  3月,朝鲜东学党起义,日本出兵,由此衍为甲午之战。李、袁派兵入朝助官军,日本以此借口进兵朝鲜。7月,中方已拟在朝决战,各派大军入朝。下旬,日本不宣而战。济远等舰惨败。败因并非全由实力不相当,而是天津军机局电报生刘棻将运兵情报出卖给日本,该局总办张士珩为李鸿章外甥,故亦可谓败于日本的情报渗透。
  这年的夏天,年轻的孙中山上书李鸿章,他最初的变革路径,就表达方式而言,和康有为辈并无大异。不过到了秋天,他就敏锐感到此路不通,遂组兴中会。
  9月,陆军被日军猛击,惨败。海军刘步蟾、丁汝昌军均败绩。事后清廷处决方伯谦、卫汝贵等,发配马志超,议处李鸿章。
  试问,清廷早干吗去啦?此前,听任李鸿章夸下海口,部队战斗力究竟如何?天晓得!袁世凯牛皮哄哄,他的兵如何?军纪荡然,实在也只是内战内行,外战外行。各战无寸功可言。
  光绪帝、翁同龢虽主战,但无实权,也无实力。
  年末,清廷令两广总督李鸿章毁康有为《新学伪经考》之书版。
  西哲怀特海以为人类之竞争,乃是造成社会悲剧之根由,学者谓深刻,实则倒因为果。因为欲置人类于无竞争状态绝无可能,皇权即是大的竞争之源头和目标。竞争须在有序状态之下,则可变恶为善,而欲有序,必待进入社会。
  社会利的落实,乃是利他的最佳管道。于是,该争则争,不该争的不能争,因为恰切落实了“群己的界限”。
  专制社会,宫廷的官僚强梁争于上,小民争于下,一团乱麻,薄物细故,也可衍为绝大之杀机,小民争地基,至衍生出:“千里修书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长城万里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之类怪怪的名诗,实则在社团、社区,该让的才让,不该让的不能让,也不会出现这种莫名其妙的事,则民事纠纷少。
  在专制社会,没有“群己的界限”,只有帝王和垂帘者的无上权杖,那防不胜防的政府之恶,遂衍为不正当竞争(实为豪夺)之总源头。
  慈禧玩弄权术,翻云覆雨,将整个中国玩弄于股掌之间。在她统治中国的几十年中,有上千万人丧生在他制造的政治灾难中,国家更是被她搞得山穷水尽、千疮百孔。
  光绪帝的父亲是醇亲王(咸丰帝的亲弟弟),光绪的妈妈就是慈禧的亲妹妹。慈禧做懿贵妃的时候把妹妹嫁给醇亲王的。慈禧太后即是光绪帝的姨妈。
  光绪帝每次向慈禧太后请安时都要说声“亲爸爸吉祥!”此亦见其变态心理之一斑。
  慈禧和光绪帝的矛盾。光绪帝谒东陵,见老百姓牧羊,爱其肥白面善,购数十头养殖,慈禧却下令将羊全部赶走。慈禧则喜养狗,蓄之至数百只,每条狗都取一个名字,专门由内监负责饲养。光绪帝看见了,念叨说,不许牧羊,却可蓄犬,是何道理!遂打开圈门全部放走。慈禧恨得咬牙切齿。 
  她对亲外甥是这样,对他的亲生儿子同治帝,也是这样。既刻薄寡恩,更疏于教养。而同治帝的游冶的天性,也得于慈禧的遗传。
  光绪帝是慈禧指定的,但他长大后对慈禧嗤之以鼻。慈禧对身边人说,此所以养虎遗患是也。
  光绪帝的太太隆裕皇后,是桂祥的女儿,慈禧的侄女。因隆裕和慈禧关系亲密,光绪帝敬而远之。桂祥呢,喜欢和商人来往,宫中有建筑工程,他就上下其手,转包工程,从中取利。
  又有木材商人欲往宫中销售大批木材,委托桂祥,允以抽成,桂祥托他女儿(隆裕皇后),隆裕不敢说,转托瑾妃,瑾妃傻乎乎跑去光绪帝面前说了,光绪帝正因甲午战败忧愤逾常,听说此事,乃大骂道,皇后昏昧糊涂,没想到你也这样!国家生死未卜,你却像一村妇一样喋喋不休,竟为一木材商游说到老子面前。光绪帝言犹未尽,又补充说,你不要靠慈禧太近!不要以为我不能处理你们。慈禧知道此事后,咬牙切齿道,我会叫他好看!他走不了多远了!
  颐和园之修建,不仅挪用海军经费,更在慈禧六十大寿之际,由荣禄带头,贡献巨额资金,作为祝寿。于是面向全国收礼,“中外效法,统计数殆亿兆”。不意这年中日战争爆发,祝寿庆典大受影响,而海军的弱点暴露无遗。
  建造颐和园乃是当时的一号工程。那时中国正处于大饥荒时期,饿殍遍地,人民的生活惨不忍睹,而北京却在为慈禧大兴土木。
  不但醇亲王诸位,就是李鸿章等人,对慈禧也婉转奉承,也可见慈禧的专横霸道以及清廷内那种等级森严的人身依附关系。
  关于颐和园修筑挪用海军经费,光绪帝的父亲醇亲王在其间跳得甚欢,在光绪帝将要亲政的时候,他担心慈禧恋战,拒不交权,乃定计重修颐和园,想以此坠毁慈禧抓权的意志,使其耽于游乐享受而放权,用心不可谓不深,帝国的财政本来漫无限制,最后只有将海军军费挪作他用,甲午战争前七年就没有添置过一只战舰。
  醇亲王真是偷鸡不着蚀把米。
  再有办海军的时候外商与李鸿章及其手下狼狈为奸,各种人事漏洞造成战略、战术、武器运用不如人。
  李鸿章是一方诸侯,也是威风八面、说一不二的人物,在慈禧的面前却卑微恭顺的像个奴才。
  老百姓的生活,人民的疾苦,她漠不关心,尽情享乐。对那些烦琐而具体的国家事务,更是不屑一顾。她自己不干正事,却对那些想干点实事的人指手画脚,横挑鼻子竖挑眼,上纲上线。她关心的只有她的权势地位。她呆在幽暗的行宫之中,成天算计的都是如何巩固她的权位,如何打击她的敌人,如何让民众臣服于她的淫威。
  慈禧治下的官场,早已经没有了理想主义那一套信仰争端与政治歧见,他们之间的互相咬噬,纯属利益驱使,所拼命争抢的,不过是权力的大小多寡罢了。帝王专制与个人崇拜给中国带来的荼毒,到慈禧秉政时期,不仅未见收敛,反而变本加厉,依旧在这个古老的大地上横行肆虐。
文章摘自《清朝晚期的生死较量》 作者:伍立杨   出版社:辽宁教育出版社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