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那、一丝疼爱ん

无信仰,不远航...

 
 
 

日志

 
 

国军“天下第一旅”如何被歼  

2011-02-20 10:57:47|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精彩推荐】 
  • 组图:毛泽东未公开的生活照
  • 组图:侵华日军暴行罕见照
  • 组图:世界上最昂贵的18种宠物
  • 组图:罕见侵华日军彩色照片 
  • 组图:毛骨悚然的有鬼照片
  • 惨遭日本人蹂躏的朝鲜格格 

  • 本文摘自《纵横》2011年第1期,作者:常纹,原题:《歼灭胡宗南‘天下第一旅’背后的无线电侦听工作》
    国民党嫡系胡宗南精锐部队整编第一师第一旅训练有素、装备精良,曾经是蒋介石的警卫部队,人称“蒋家御林军”,胡宗南是该旅的第一任旅长。临(汾)浮(山)战役,是我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四纵队和太岳军区部队继闻夏战役之后,在山西省临汾、浮山地区进行的一次歼灭战,此役全歼胡宗南的“天下第一旅”。在这一战役中,无线电侦听工作在获取敌人进攻计划方面起了重要作用,当时,我是无线电侦听的主要工作人员之一。
    用缴获的敌军报话机来侦听
    1946年7月,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四纵队与太岳军区部队一部进行了闻夏战役,歼灭敌整编27师31旅。战斗中缴获了一些美制V一101型无线电报话机,获取了敌军一些部队的报话台呼号及密语资料。当时纵队司令员陈赓同志指示暂不把报话机用于部队通信,而专用于侦听敌人的军事行动。为此,我于7月20日从纵队直属电台调到纵队司令部前方指挥所专职担任无线电侦听工作。当时,闻夏战役刚结束,敌胡宗南部几个旅集结于水头、闻喜一带不敢轻举妄动。我们距敌很近,敌人的报话机联络频繁,声音又大又清楚,很快便熟悉了敌人一部分报话员和指挥官的口音和讲话特点,为以后的侦听工作打下了基础。
    获取敌军进攻浮山的作战计划要点
    8月中下旬,四纵队与太岳军区部队相继解放临汾以北的5座县城。不久,胡宗南部增兵晋南,企图打通同蒲铁路。四纵队的任务是阻止敌人打通同蒲铁路,消灭敌人有生力量。随着胡宗南部向北步步紧逼,情况日趋紧张,如能及时获得敌军活动情况将对作战极其有利。因此,陈赓司令员对无线电侦听十分重视,只要时间允许,陈司令员也常在侦听报话机旁。
    经过两个月的侦听积累,以及根据我军已有的敌军资料并结合我军部队的作战情况,通过反复的侦听―猜测―证实―新发现密语―再猜测―再证实,我军逐步掌握了敌无线电通讯中关于指挥官及部队代号、兵力大小、军事行动类别、作战地名等密语的使用方法,特别是对军事行动类别和作战地名等关键密语的破译,使我军能够在敌军用无线电报话机向作战部队下达作战命令的同时洞悉对方的作战意图及作战计划要点,这对于全歼胡宗南的“天下第一旅”起了重要作用。9月21日下午,敌整编1师师长罗列在报话机上用密语向其所属的167旅及配属的整编27师27旅下达进攻浮山的作战命令。由于我们已掌握敌方的密语,所以可立即破译。罗列先向翼城以北地区的敌167旅旅长李昆岗下达作战命令,令其旅次日进攻浮山县城,他的左翼27旅同时向浮山进攻,并让他们两个旅密切配合。随后罗列又对位于塔尔山地区的敌27旅旅长李久夫下达了作战任务,因27旅是配属罗列指挥的,所以说话的语气比对李昆岗客气些。同时告诉李久夫,第二天在27旅的左翼,有某某部队(即“天下第一旅”)从临汾出发向浮山方向进攻。由于“天下第一旅”是刚从渭南赤水镇赶到晋南战区的,该部队的代号在报话机上没有出现过,所以当时我并不知道那是胡宗南的“天下第一旅”,只知道是个旅级单位。随后敌167旅李昆岗与27旅李久夫在报话机上通话,都重复了罗列的命令并相互询问次日投人战斗的兵力,敌27旅和167旅各投人4个营。至此,一个由南、西南、西北三路向浮山县进攻的作战兵力部署,虽然简略,但已明确无误地显示出来了。
    敌情上报后,陈赓司令员很快来了,我把上述情况向陈司令员复述一遍,并提出我对这些密语的理解。陈司令员沉思片刻后,表示同意我的意见,即刻离去。随后,纵队召开作战会议,陈司令员分析了敌我情况,确定了我军的作战方案:由13旅与太岳军区部队迟滞并缠住敌167旅和27旅,集中我10旅和n旅主力在临汾至浮山公路上伏击从临汾来犯之敌,务必全歼。我军各旅旅长受领作战任务的时间,仅比敌师长罗列向其部队下达进攻命令晚两三个小时。
    全歼敌“天下第一旅”
    9月22日拂晓,敌167旅和27旅按计划向浮山进攻,沿途遇到我军顽强阻击。下午,敌167旅旅长用报话机向师长罗列报告战况,说他们一个营长阵亡。太阳将落时,敌整1师师长罗列用报话机向军长董钊报告战况,这时陈赓司令员也在侦听报话机旁,陈司令员和董钊是黄埔一期的同学。罗列说已逼近浮山县城,很快即可占领,自临汾东进的部队已到达指定地区,沿途未遇到抵抗。敌军长董钊是陕西关中口音,对战况表示满意,但随后说,从临汾向浮山前进的部队,“要密切注意自己的侧后方”。陈司令员听后随口说了一句:“董钊这个意见高人一筹。”天黑之后,敌167旅和27旅终于进人浮山县城。至此,全天的战斗集中在浮山方向,而临汾来犯之敌在侦听报话机上一直没有出现,我心中有些焦急,因为我军的作战计划是要全歼临汾出来的敌人。夜间,我作战部队报告,临汾来犯之敌天黑前抵达临汾公路上的管雀一带,已进人我11旅隐蔽集结地区,我10旅随后也堵住了敌人往临汾的退路,而敌人对此完全没有察觉。
    9月23日早晨,一打开侦听报话机就听见敌人的频繁联络,而且出现了一些新的呼号。根据夜间管雀战斗抓获的俘虏说,他们是整编1师1旅2团的,即“天下第一旅”2团的,至此,我们才知道围住了胡宗南的主力“天下第一旅”。根据我军报告的战况,我们很快就弄清了新出现报话机的所属部队,并陆续证实了一些密语。敌第一旅2团被围在管雀,团长是王亚武,敌第一旅旅部及1团被围在程堰村、合里村一带,旅长黄正诚、1团团长刘玉树。
    敌师长罗列得知“天下第一旅”被我军合围之后感到事态严重,即令占领浮山的167旅和27旅迅速驰援。敌军疯狂进攻,我军顽强阻击,战斗相当激烈。被围在管雀的敌指挥官第一次用报话机向敌167旅和27旅联系时,第一句话就是“我是王亚武啊”,明显带有傲气。事后得知,王亚武在国民党中央军校西安分校当过大队长,在蒋胡军里小有名气。下午,陈赓司令员也在侦听报话机旁,王亚武的一个上级突然询问“蒋先生”的情况,我们的一个参谋猜想可能是指蒋介石的二儿子蒋纬国,随后有人说蒋纬国已经离开第一旅了。我说莫非是美国顾问,陈司令员说:“要能捉一个美国顾问那才好玩呢。”但王亚武在报话机里说,已经把“蒋先生”放到“窑洞”里了。后来才弄清楚,“蒋先生”是炮兵的代号。黄昏,我11旅对管雀之敌发起总攻,不久,敌报话员在报话机中惊呼:“‘共军’冲上来了……团长不在……啊……”以后就再没有声音了。
    在我11旅歼灭管雀之敌的同时,我10旅也开始对被围在程堰村、合里村一带的敌第一旅旅部和敌1团发起了总攻。在侦听报话机中听到敌旅长黄正诚不断向师长罗列的报告:“共军占据了村子的大部分……现在共军正在进攻我们的院子……共军攻进了我们的院子。”我们司令部不少人也围到侦听报话机旁,静静地听着“天下第一旅”的最后灭亡。突然,报话机寂静无声了,这时大约是夜里10点半左右。次日下午,被活捉的“天下第一旅”中将旅长黄正诚被带到纵队司令部,傍晚,陈赓司令员接见了这位俘虏将军。事后听陈司令员说,黄要求我们对这次战役不要广播,因为第一旅是“胡先生最关心的部队,广播出去就使胡先生太难堪了”。全歼“天下第一旅”是解放战争初期,蒋军疯狂进攻解放区时我军取得的重大胜利。1946年9月25日,临浮战役刚刚结束,中央军委即向全军发出《关于陈赓纵队作战胜利的通知》。9月26日,延安《解放日报》发表以《向太岳纵队致敬》为题的社论,指出:“第一旅是胡宗南黄埔发家的老本,全副美械装备,抗战八年向来留置西北舍不得动用,现在一眨眼便烟消云散,这对蒋介石与胡宗南是万般痛心的事。”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