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那、一丝疼爱ん

无信仰,不远航...

 
 
 

日志

 
 

人生的一张重要证书  

2011-03-13 16:45: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你有兴趣成为形象顾问,我们提供这样的专业培训,请与以下地址联系。」这几句话,改变我的一生。

    (上圖轉載自今日風采雜誌三月號)

    今日风采杂志三月号有一个专题,关于考证,在现今这可以说是个热门话题,就业的高度竞争,使得年轻人无不时时刻刻想着是否该再多弄个证照。

    当主编提到要就这个主题采访我,当下有点发蒙,好像除了学历证书之外,不记得拿过其它证书,主编说就谈谈你成为形象顾问的证书。是啊,我有个证书,十九年前拿的,都快忘了,忘记的原因是取得这个证书并不是为了要证书,这是进入我梦想境地的入场券,应该说是一张说明书或一份教战守则更为恰当。多年后,在同样的领域又取得一个相关证书,这一次则是为了要在国际间取得更多的交流机会与认可。

    连证书都不知道塞在哪个角落了,但这个培训却是改变我一生的最重要关键。从小热爱设计,又超级爱美,上大学的第一志愿是服装设计,要不平面设计也不错,无奈在中国父母的士大夫观念下,像我这样学习成绩优异的孩子,注定得念个好大学,光耀门楣。我考上台大,当时台湾没有所谓的好大学有任何设计科系,父母劝我把兴趣当做业余嗜好,于是十分不情愿的进了台大图书馆学系。

    一个天马行空的年轻灵魂,要如何才能驻足在枯燥的图书分类编目上,实在不知道这些课怎么混过来的,在此真该向台大的老师致歉。大学四年可想而知在学业上乏善可陈,但成绩倒还不错,这是自身责任感所致,加上还想着出国留学,必须有好成绩才能申请好学校。

    但问题又来了,出国该念什么,这下有机会重回我喜欢的领域了。但又有人提出意见,重新回头念本科,这不是浪费时间与金钱吗?!没错,就这样再一次与我的兴趣擦身而过,去美国进了教育学院中一个相当实用的研究所,教学系统科技(Instructional Systems Technology),其中有个教学媒体制作的主修和我的兴趣还算接近。硕士班时期,学了很多摄影、制图等和设计稍微沾边的课程,让我欣喜不已。成绩一如既往的优秀,于是顺利得到奖学金,继续攻读博士。

    看来此后的人生蓝图已经确定,得到博士,回台湾进入师范大学教书,成为一名教授,这正是父母心目中理想女儿的极致表现。但就在博士班的最后阶段,我那颗不安分的心仍旧没有停止燥动,一天上午醒来,想到我的人生就这样拍板定案,不甘心啊!一点都不想一辈子穿着保守的职业装,日日月月年年,教相同的课,我不要做大学教授!

    然后我做了这一生最叛逆的决定,博士不读了,想替自己保留一个机会,追求自己人生梦想的机会,但在当时连这个梦想是什么都不清楚,只知道当它到来的时后,我一定会认出来它来。那年二十八岁,已经结婚,不顾父母的失望,任性的坚持做一回自己。

    回台湾后,一不小心仍然当了大学老师,跨行教英文,父母勉强感到欣慰,    但我知道这仅是暂时的安顿。在阅读中,一本关于个人色彩分析的翻译书,内容引起我的强烈好奇,通过在美国的同学找到原文版,才知道这本名为Color Me Beautiful(中译色彩使我更美丽)的书,奇迹式的于八十年代初期,在美国创造了一个新行业-形象顾问。这本书最后一页有一个小方块,里面写着:如果你有兴趣成为形象顾问,我们提供这样的专业培训,请与以下地址聯繫。这几句话,改变我的一生。

    二十几年前,还没有网络,世界比现在大很多,神秘很多,一切都是这么遥不可及,从一个念头产生,寄一封往海外的信,再收到回音,半年就过去了。美国的Color Me Beautiful(简称CMB)公司建议我去新加坡的授权培训师处受训,因为黄种人的肤色体型等等都与白种人不同。我深有同感,于是开始计划我的崭新人生。

    接下来又是一次不可避免的叛逆,我辞去了人人称羡的公立大学教职,到新加坡接受培训,此时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我虽然早已成年,无需再向父母请示,但还是对于再次让他们失望感到愧疚。最难受的是第一次离开孩子这么长的时间,大儿子那年才五岁,小儿子三岁,都还這麼年幼,心中真是万般不舍。

    九二年中取得了我的第一张专业证照,并了解形象顾问在国外如何执业,经过一番准备,终于在年底我的工作室开张了,成为台湾第一位形象顾问。在当时,真的没有人知道形象顾问是在做什么,很多人为我读了这么多书,却去做造型师(到现在与形象顾问仍在混淆中)感到惋惜。

    为了让社会大众了解这个行业,我积极在报纸上写专栏,集结出书,到处去演讲,认真的替顾客做个人形象咨询,并检验我从国外学回来的形象理论,此外还大量阅读并潜心研究形象管理的理论模式。五年后终于发展出一套完整的形象管理知识体系,并受聘于台湾中山大学,在通识教育中心开了一门形象美学课程。这一敎整整十一年,直到零八年决定移居北京时才喊停。不经意的,在改行后,仍进了大学教书,看来这一生是注定要成为大学老师,也算是对父母稍有交待。

    两千年后,我从CMB所学的个人形象咨询,在积累了数百人次的咨询经验后,改良成为我独创的新版形象咨询系统。从这一年起,我成为形象顾问的培训师(trainer),正式开班授徒,培训形象顾问,付出个人全部专业知识与经验传承,培育人才,此时社会似乎也准备好迎接形象管理时代的来临。

    至于我的另一个国际证书,得来很晚。九七年开始,参加了美国最专业的国际形象顾问协会AICI(Association of Image Consultant International),并经常出国参加会议,与国际间形象新知接轨。而当互联网渐渐普及,许多知识的取得与各方面的联系,都可以通过网络实现,世界终于成为一家,也不需要年年出国开会了。

    近年来AICI向全世界扩展,北京也开始有形象顾问活跃于这个国际组织,为了与协会有更好的交流,我在零七年考了AICI的顾问认证,得到FLC(一阶形象顾问)资格。这么资深才取得一阶认证会不会有点晚,很多人这么问我,答案很简单,证书并不等同于专业能力,更不用说经验。这两三年,通过辅导,中国的形象顾问已经有七八十位拿到FLC证书,但并不等于这些拿到证书的顾问,在专业能力上都是一样的。只不过在证书风行的社会,有一张国际证照还是有资格上的认定与区别。

    两张专业证书是否造就我的梦想成真呢?是。如果没有第一张证书,我无法进入这个行业,有效的开展新业务,没有第二张证书,我无法在国际组织间获得普遍的认同,并协助这个专业协会在中国的发展。但也不全是,假使在自己不清楚梦在哪里时,我懈怠了,妥协了或放弃了,就没有今天的一切。谢天谢地,我没有懈怠,一直认真求学,厚积实力,让自己成为有能力整合知识的人。我没有妥协,总是在关键时刻剎车,一再从他人眼中的舒适区出走,迎向未知。我没有放弃,不断追寻, 相信梦想就在前方不远处,总会在某个时刻向我眨眼。

    不懈怠,不妥协,不放弃,仅以此三不送给所有筑梦的人。

    

    (今日風采專訪內文)

l24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